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wucuoxs.com

第二百八十六章 会失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是啊,夫子,你还是听慕语姐姐的吧,快躲一下吧。”喜儿也劝卢正清。

罗慕语的眼圈已经红了一圈。

卢正清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二人,本来没有什么可畏惧,可他看到罗慕语变红的双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吧。”

“夫子,你从后门出去,前门有侍卫把守,后门他们不知道!”喜儿为卢正清策划躲藏计划。

卢正清不放心罗慕语和孩子,犹豫不决。

喜儿又催促道:“夫子,您快出去吧,不然一会儿那人过来,您想走都走不了!”

话音刚落,门就被人打开了。

“卢夫子这是要去哪里啊?”陈远看着卢正清,脸上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笑。

“陈大人。”卢正清看到来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知道陈大人深夜来访所谓何事?”

陈远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夫子,别同意!没准儿这人是要使什么诡计,你别上当!”喜儿冲出来,一口回绝陈远,表情充满敌意。

卢正清思索片刻,只觉得陈远就算硬要抓走他,他也无可奈何,便点了点头,同意了陈远的要求。

“夫子!”喜儿着急极了,这个陈远并不是可以信任的人,夫子怎么就同意了呢?

“没事,别担心。”卢正清冲着她们笑了笑。

陈远带卢正清来到院落一角,确定四下无人能听见两人的谈话,压低声音道:“皇上请您去宫里一趟。”

“皇上请我去宫里?皇上龙体有恙?”卢正清疑问道。

“不是皇上。”陈远顿了顿,眸光一闪,然后凑了过去,小声在卢正清的耳边说,“是司兵夫人。”

卢正清一下子瞪大了双眼,神情立即焦灼,追问道:“夫人怎么了?!”

“说来话长,夫子还是先随我回宫里吧,夫人还在等着您,实在是不能耽搁太长时间……这件事非同小可,还请夫子先保密。”陈远快速解释道。

“好,我这就跟你进宫!”卢正清现在很担心华轻雪的安危,只想要尽快进宫。

“那事不宜迟,我们走吧,马车就在外面等着。”

“夫子,你要去哪?”罗慕语紧张的从屋里追出来。

“我去趟皇宫,不会有事,你们在家等我。”卢正清低声安慰。

“你不会有事吧?”尽管卢正清这样说,罗慕语还是不放心。

“放心,我会回来的,他不是来抓我的,是皇上身体有些不舒服,叫我去一趟。”因为不能透漏夫人的事,卢正清也只能拿皇上来做幌子。

罗慕语一听,悬着的心落下来。

“对了,等我一下,我去拿银针。”

卢正清转身匆匆回屋,拿了自己的医药箱,赶紧跟着陈远上了马车。

马车开始往皇宫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卢正清的心始终悬着,忽上忽下。

等到他进了宫,在小皇帝的寝宫里看到华轻雪的模样,卢正清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这还是夫人吗?

卢正清以为司兵夫人只是单纯的头痛,所以才叫他来,没想到会到这个地步。

华轻雪瘦了一大圈,脸上一丝血色也无,她静静躺在床上,气若游丝,仿佛随时会撒手人寰。

卢正清连忙给华轻雪把脉。

刚触到华轻雪的手腕,卢正清就被她冰冷的体温给惊住了,夫人到底遭了什么罪?!

卢正清收敛心神,细细把脉,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

李景楠见他这副样子,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处。

“华轻雪怎么样?”李景楠急切的问道。

华轻雪的身子,实在是太虚了。

换用现代医疗词汇,营养不良、风寒、肺炎等等,最严重的是华轻雪头部的伤。

卢正清一时没法回答,他将自己拿来的针袋摊开后,取出了几根针,开始为华轻雪扎针。

“皇上,一会儿我给夫人开几服药,让药膳房的人煎熬好,等夫人醒了喂她服下,夫人身体里的寒气太重,需要多扎几次针才能缓解。”

“好,朕知道了。”李景楠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这几日留在宫里吧,等到华轻雪康复,再回去不迟。”

卢正清躬身称是。

大概过了有半个时辰,卢正清开始起针,华轻雪的脸色也稍微好一点。

卢正清将针放回针袋,擦了擦额头的汗,“皇上,草民先去开方子。”

“辛苦卢大夫了,你先下去休息,有事自当再传唤你。”李景楠道。

卢正清跟随太监离开寝宫。

“你们也下去吧!”李景楠向寝宫中的宫女挥了挥手。

“是,皇上。”

宫女们陆续走出去,诺大的寝宫里,只剩下了李景楠和依旧处于昏迷的华轻雪。

李景楠走到床边,脱了外衣躺到床上,好久没有和华轻雪睡一张床了。

他轻轻握住华轻雪的手,手心处的凉意使他心底漫溢出愧疚。

“华轻雪,快点好起来吧。”李景楠蹭了蹭她的脖子,小声呢喃着。

不一会儿,困倦来袭,李景楠打了一个哈欠,寻着一个合适的姿势,睡了过去。

……

郑淑玟回寝宫后,气的不停地摔东西。

“滚!都给我滚!”前来的宫女都被郑淑玟给吼了出去,她生气的将桌子上的瓷器全都甩到了地子上。

她不该留下华轻雪的!不该的!

早知道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她早该在抓住华轻雪的时候,立刻杀了她!

郑淑玟猩红的眸子里布满血丝,身体因为愤怒微微颤抖着。

“太后……”紫菀有心想要劝几句。

啪!

郑淑玟扬手打了紫苑一巴掌,紫菀愣在那里,脸偏到一旁,嘴角渗出血丝。

“当初我让你试探陈远,你怎么试探的?”郑淑玟尖锐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她被愤怒驱使已经失去了理智。

“太后,我……”

啪!

还没等紫菀解释,郑淑玟又给了她一巴掌。

“你是不是和陈远联和起来欺骗我?!你背叛我?!”郑淑玟怒气难遏的吼道,手紧紧掐住紫菀的胳膊,尖锐的指甲陷进了她的肉中,疼的紫菀皱起眉头。

“我没有!太后,您要相信我!”紫菀不停的摇头。

郑淑玟没有听她的解释,而是狠狠将她推倒!

紫菀摔倒在地上,手下意识支撑住身体,地上尖锐的碎瓷片扎进她的掌心,紫菀闷哼一声,眉头皱的更紧了。

郑淑玟却没有理会她,整个人就像发了疯一样,将眼前能砸的东西,几乎全砸了!

xiaoshuting.la

侍奉的宫女太监们看到这一幕,都屏住了呼吸不敢上前,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惹怒了郑淑玟。

……

青州。

“海参将,你快看,那好像是将军的马!”一个将士指向不远处的茅屋,那里有一匹受了伤的马。

“对,是将军的马!”海士轩顺着方向望过去,面露惊喜。

没日没夜的搜寻,他们终于找到了傅廷烨!

一群人不顾周围丛生的荆棘,加快步伐往茅屋的方向去。

傅廷烨晕倒在地上,马儿身上被荆棘划伤了皮,在一旁守着他。

“将军,将军!”海士轩跑过去不停的叫着傅廷烨。

傅廷烨肩膀上的伤血迹已经有些结痂,唇色冻得苍白。

“快,带着将军去茅屋里!”

海士轩把人叫过来,几个人抬着傅廷烨进了茅屋里。

“海参将,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回去告诉一下秦副将?”

海士轩沉吟了片刻,说道:“先不着急回去。”

大家疑惑的看着海士轩。

海士轩却有自己的打算。

他之前答应过程婉妙要帮她,如今将军昏迷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他想派人先去通知程婉妙。

“海参将,您就不怕将军醒了又让您挨板子?”将士们有些不明白海士轩这个做法,将军心里明明住着夫人,这海参将还不停的帮另一个女人,这让将士们有点看不过去。

“哪那么多废话!”海士轩一个眼神扫了过去,面色愠怒。

将士们一听连忙噤了声。

“先去找个大夫!”海士轩吩咐道。

距离盘水城还远,他们只能从附近村落,找了个头发花白的郎中。

老郎中摸着傅廷烨的脉象,眉头拧成了一个结,这让在海士轩心里一阵紧张,他小心翼翼的问:“大夫,将军的病情如何?”

老郎中收回手,摸着自己的胡子,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大将军身上有多处伤口,尤其头部,受到了重创。”

“那你赶紧治啊!”海士轩急道。

老郎中捋着花白的胡须,一脸认真的说:“外伤好治,可这脑袋上的毛病我治不了,就算伤口好了,也可能会丧失记忆,不过这也说不准……有些人慢慢会自行恢复,也有一些人永远恢复不了。”

海士轩的心里咯噔一下。

老郎中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还是先为将军处理一下伤口吧,将军的伤口已经发生了溃烂,再不处理的话,麻烦就更大了……”

一边说着,一边从药箱里拿出药膏,给傅廷烨处理伤口。

“将军何时会醒?”海士轩又问。

“这个不太好说,得看将军的自身情况了,一会儿我开个方子,你们去药铺里抓些药,早晚熬制给将军服用。”

“多谢您跑一趟,这些银子请收下。”海士轩掏出了两锭银子。

对方却将海士轩手中的银子推了回去。

“这我可不能收,要说这大将军成日在外征战,守着大齐,守着盘水,如今将军受伤,我们只盼将军早日康复,银子就不要给了!”

海士轩拗不过对方,只得将银子重新收了回去。

送走老郎中后,海士轩转身,目光落在昏迷不醒的傅廷烨身上,心思异样。

大将军……会失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重生之最强剑神地球上线牧龙师我的1978小农庄吞噬星空百炼飞升录我真不是仙二代踏星魔临
相邻小说
都市最强神医无限吞噬掠夺我的青春幻想掌中长生逝者巫灵环城术士超维观察者带着星际闯美幻踏星医路繁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