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wucuoxs.com

第三百三十五章 人之相识,贵在相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忠顺王府

“喀嚓!!!”

手中的茶盅被弃置于地,砸得粉碎。

此刻,戏台上的琪官等一众戏子,早已听到动静,停了咿咿呀呀之声。

听完王府长史所言,忠顺王怒极反笑,目露凶光,道:“好一个东城指挥,好一个贾家!本王为天子之兄,都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侧妃吴氏这会儿也被忠顺王凶狠的表情吓着,苦闹之声为之一滞,弱弱说道:“王爷,锐儿现在被关在大牢,需得赶紧救出来啊。”

忠顺王脸色变幻,压下心头翻涌的怒火,思索着其中利害,沉声道:“让锐儿先吃半月苦,本王另有计较。”

吴妃:“……”

你什么都不做,方才那么愤怒做什么?

吴妃道:“王爷,不若往宫里禀告圣上,妾身就不信,圣上任由旁人欺负咱家锐儿。”

忠顺王冷声道:“贾珩小儿前几天才得了一个彩头儿,风头正盛,圣上还要倚重于他,不好轻动。”

若能动贾珩,早就直接动了,而不是先动薛家,出一口胸中恶气,顺便试探一下贾家的反应。

就在这时,一个小厮从外间进来,站在梁柱帏幔旁,向着周长史使眼色,分明是有事。

周长史出得厅中,附耳听那小厮所言,脸色变了变,返身禀告道:“王爷,让人往东城牢里打探出的消息,小王爷是和咸宁公主争买一匹马,云麾将军随着咸宁公主一同来的,不由分说就将小王爷拿了起来。”

吴妃惊声道:“王爷,这里面怎么还有咸宁的事儿?

忠顺王同样面露惊色,须臾,道:“锐儿怎么这般胡闹!”

这下子,纵然是到宫里告状也没法告状了。

周长史眼珠骨碌碌转了下,道:“王爷,下官不知有一言当讲不当讲。”

“讲。”忠顺王冷声道。

周长史道:“下官以为,将小王爷拘押起来,只怕是贾家的警告,小王爷和咸宁公主虽有争执,但也不至于就将人投到大牢,贾家小题大做,顺便还卖了宫里一个好儿,王爷就算寻到宫里,无济于事不说,还可能引来龙颜不悦。”

忠顺王闻言,面现思索,看向一旁的吴妃,道:“贾家小儿得了机会,在向本王呲牙,这是想让本王在圣上身前讨嫌,本王偏偏不上他的当。”

《最初进化》

不久前,他就得了消息,他花了不少心思才有了一些交情的仇良,竟是被发配到了北平,而幕后黑手就是贾珩小儿!

周长史沉吟道:“王爷,贾史王薛四家向来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经兵乱之事,王家半死不活,贾家声势大涨,贾王两家虽为着京营兵权有裂痕,但两家仍是斗而不破,而且看这架势,贾家似乎也不打算放弃薛、王两家羽翼。”

四大家族,以贾家最为势大,但因为自代化、代善二人以后,贾家后继无人,军中势力只能让王家承接。

而前不久的京营变乱,王下贾上,在忠顺王一方眼中,倒更像是两家的内斗。

忠顺王摇了摇头道:“此言差矣,原本王家蒸蒸日上,现在王子腾弃置不用,而原现衰败之相的贾家,却异军突起,两家怎么可能和好如初?贾王两家再无联合可能,至于薛家,在一旁摇旗呐喊尚可,无碍大局。”

周长史道:“王爷,下官以为,贾家需得避其锋芒,等他出错,大凡做事就会得罪人流如那王子腾,前日何其势大,转眼之间,就差点儿闯下塌天之祸来。”

忠顺王目光阴冷,道:“本王就是这个意思,让他再多蹦跶几天,不过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孤让你搜集的贾家族人罪证,可有眉目?”

说来有趣,忠顺王几乎和贾珩想到了一块儿,都在搜集对方的黑材料。

只是贾珩刚至宦海,为官时日尚浅,也难有什么罪证可言。

周长史道:“贾云麾的没有,但荣府的承爵人贾赦,喜欢收集古董字画,金银器玩,这些年依仗荣国公府的权势,没少干强买强卖的勾当。”

忠顺王摇了摇头,说道:“仅仅这些还彻底动摇不了贾家,况且,据孤所知,贾赦与贾珩小儿原有龃龉,孤纵是将贾赦送进去,也伤不了贾珩小儿一根汗毛,反而趁了贾珩小儿的意。”

贾家人依仗权势,欺负寻常百姓之家,圣上虽怒,但顶多训斥一番。

“你再让人继续找贾珩小儿的错漏。”忠顺王冷声道。

周长史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是。

……

……

回头再说贾珩这边儿,在晋阳长公主府上陪着长公主母女与咸宁公主一同用罢午饭,已是未初。

李婵月领着咸宁公主去自家闺房说话,贾珩则与晋阳长公主入得内书房议事。

贾珩与晋阳长公主隔着一方小几,相对而坐,几案上放着东城送来的上月账簿。

“上月的利银前日交到皇兄那里,皇兄很是高兴,宫里内监解送到内帑里。”晋阳长公主将翻阅的账簿轻轻阖上,轻声说道。

贾珩道:“东城那些营生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如善加经营,每年可为内帑得利银百万两……对了,内帑不是内务府管着的吧?”

晋阳长公主娇媚如桃蕊的脸蛋儿现出一丝笑意,道:“这怎么会?皇兄着专门的太监掌管。”

贾珩点了点头,转而又道:“我最近都要忙着练兵,对东城产业没有太多精力照料,你这边儿帮我多费些心。”

原本贾珩也用追缴自赖家的宁府亏空之银,花了大约二十五万两银子接手了五间铺子,将折卖价款早已送至内帑,虽不敢说暴利,但每年维持一笔不菲的利银还是可以的。

晋阳长公主美眸荡点波光,故意问道:“你就不怕本宫……”

“你人都是我的,我怕你什么?”贾珩拿起茶盅,看了一眼对面的丽人。

“谁是你的人了……”晋阳长公主嗔恼说着,芳心涌起一股甜蜜,道:“人说亲兄弟还明算帐,你自家的产业,最好还是找个人帮着看着账簿,本宫平时也不大关注生意。”

贾珩道:“嗯,我有个姐姐,可以过去帮帮忙。”

晋阳长公主:“……”

合着刚才的话,只是哄她来着?

贾珩解释道:“就是元春大姐姐,她刚出宫没多久,我想让她在你充个赞善。”

晋阳长公主提起茶壶,给对面的少年斟上一杯,凝了凝秀眉,好奇道:“元春,是先前皇后宫里的那位女官?”

她对元春倒是有一些印象,她到坤宁宫做客,见到过一位容貌上佳、知书达理的女官。

贾珩道:“是她,她出宫之后,静极思动,你这边儿正好缺人,让她过来帮忙。”

晋阳长公主明艳动人的玉容上浮起疑惑之色,问道:“她年岁也不小了吧?出宫后不是应该赶紧寻个好人家出阁吗?”

贾珩道:“这不是寻不到好人家?京里一时间哪有什么合适的适龄男子?”

晋阳长公主出神,幽幽叹道:“也是。”

京中勋贵子弟,有身后这么一位少年俊彦衬托着,几是皓月一出,群星黯然。

只是片刻之间,晋阳长公主就改变了这想法。

却是贾珩说话间,绕过小几,拉过晋阳长公主的纤纤玉手,将伊人带入怀中,温声道:“让她先在你身旁历练一二年,涨涨见识。”

丽人却无心留意少年的话语,只是伸手去抓那只不老实的手,压低了声音道:“你别……婵月和咸宁就在府上,说不得随时过来。”

贾珩道:“无妨,我们就在一块儿说说话,又不做旁的。”

晋阳长公主脸颊上闪过异样的酡红,挂着蓝色月牙儿吊坠的耳垂已然殷红欲滴,嗔怒道:“那你手老实点儿。”

虽是娇嗔薄怒,但也不再挣扎。

晋阳长公主又道:“元春若是想过来就过来罢,只是,若你我之事被她察觉?”

贾珩握住一团丰腻,附在佳人的耳畔,道:“她嘴巴很严,不会乱说的。”

丽人这会儿被捉弄得身娇体软,竟有几分情动,声音微颤,忽而死死按住了贾珩向下邪的手,美眸媚意波光荡漾,声音微颤道:“别闹了,婵月进这书房,从来都不大敲门的,若是让她瞧见……本宫真没脸见她了。”

贾珩只得收过翻山越岭的手,端容敛色道:“那殿下,天色不早了,我先走了。”

晋阳长公主:“……”

你成心的是不是?

贾珩轻笑一声,忽地凑近那张带着几分羞恼、错愕的妍美脸蛋儿,噙住那两瓣樱唇,品尝芳醇。

过了一会儿,两人呼吸急促,依偎在一起。

而另外一边儿,李婵月与咸宁公主也在自家屋子中说着梯己话。

李婵月问道:“姐姐觉得贾先生人怎么样?”

咸宁公主正拿着小郡主刺绣的一个香囊端详着,云鬓间的秀发垂落前襟,闻言转过螓首,诧异道:“什么人怎么样?”

见着李婵月嘴角浮起的古怪笑意,咸宁公主瞬间明白什么,羞恼道:“妹妹,你天天在想什么呢?贾先生那是有家室的。”

李婵月笑道:“有家室怎么了?还可以学那王献之休妻另娶啊。”

咸宁公主轻哼一声,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李婵月的额头上,道:“糟糠之妻不下堂,若是学陈世美,是要遭人唾骂的,再说,若贾先生是那等人,我也……”

“我也什么?”李婵月藏星蕴月的眸子,不错眼珠地看着玉容清冷的咸宁公主。

“没什么。”

李婵月见着这一幕,心头微动。

咸宁公主打量着李婵月,颦了颦眉,道:“我说你怎么操心这些保媒拉纤的事儿了。”

李婵月轻笑道:“这不是为姐姐操心吗?魏王兄过年后,一旦出宫开府,就要成亲,那接下来就轮到姐姐,说心里话,我瞧着这神京城中,倒没几个比得上贾先生的,姐姐若有意,也不用……委屈了自己才是。”

咸宁公主一时默然,少顷,清丽无端的脸上略有几分失神,悠然道:“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并非最好的就是合适的,纵然贾先生尚未婚配,我现在也不大了解于他,别无旁意,何言贸然轻许终身?”

说着,看向一旁的李婵月,轻声道,“妹妹,以后你就会懂了。”

李婵月脸上原本的笑意敛去,星眸之中见着几分静气,轻叹道:“也不知谁有福气能娶了姐姐。”

咸宁公主淡淡笑了笑,道:“不说这些了,明日魏王兄的生儿,你和姑母别忘了进宫赴宴。”

李婵月点了点头,笑道:“那我们去找娘亲说说。”

却是猛然想起,贾珩和自家母亲在书房之中谈事,也有一会儿了。

……

……

贾珩与长公主腻歪了一阵儿,因始终担心着小郡主过来,遂不再多待,返回了宁国府。

刚刚进入宁国府中,焦大迎面而来,禀告道:“大爷,方才一个唤孙云的,说奉了大爷的命,赶着三匹小马驹来了。”

贾珩道:“是我吩咐他过来的,马驹都放马厩里了吧?”

宁国府为武勋之家,院落中自有马厩。

“都让小厮喂着了。”焦大说着,跟在贾珩身旁,又说道:“宫里午时,一个内监过来,刚刚送来了请柬,现递送到大奶奶那儿了。”

“知道了。”贾珩点了点头,举步向着后院而去。

不出他意料,宋皇后果然送来了魏王的生日请柬。

抬步往后院而去,进入内三厅,就闻着香气扑鼻,如兰如麝,脂粉堆香,满堂春华。

秦可卿正在与尤氏三姝、湘云、探春、黛玉、惜春、迎春正兴高采烈说着话。

赫然在说骑马的事儿。

贾珩微笑问道:“说什么呢,这般高兴?”

不等秦可卿开口,湘云笑道:“珩哥哥,前院买了小马驹,珩哥哥什么时候教我们骑马?”

此言一出,不仅探春将一道期待的目光投向贾珩,一旁的黛玉星眸微闪,似也有意动之色。

那几匹小马驹,她方才见着了。

而尤三姐明眸闪烁,同样有着几分跃跃欲试。

贾珩一边儿落座,一边轻笑说道:“就这两天吧,后院先着人将场地平整平整,收拾得轩敞、平坦一些,你们也寻一些武士劲装来穿,行动起来也爽利。”

湘云闻言,红扑扑的苹果圆脸上见着喜色流露,笑道:“林姐姐,三姐姐,咱们学了骑马,等来年开春后,可以去踏青啊,那时候,若再寻个桃园,咱们也来个桃园三结义,如何?”

众人闻言,都是笑了起来。

黛玉拿着一方手帕掩嘴,一剪秋水熠熠流波,笑道:“如咱们三个序起年齿,你可做不成关二爷了,只能做那黑脸的燕人张翼德了。”

湘云明眸转了转,撅了撅嘴,笑道:“林姐姐若这般说,那刘玄德还双耳垂肩,双手过膝呢,也不知林姐姐是不是?”

此言一出,众人下意识看向黛玉。

黛玉一时被看得羞不自抑,尤其是其中一道温煦如暖阳的目光,落在自家耳朵上,心头就是一跳,脸颊就觉滚烫如火。

“好了,两位妹妹说笑归说笑,别恼了才是。”终究还是秦可卿笑着开口,连忙压下了两个小姑娘的说笑。

然后看向贾珩,细语道:“夫君,刚刚,宫里来了公公下了请柬,说是魏王过生儿,皇后要请夫君去宫里赴宴,备什么礼才好?”

贾珩点了点头,道:“按着以往老亲的常例就行,不用太铺张。”

------题外话------

感谢书友“人间真实的复读机”的盟主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踏星天涯客重生之最强剑神我真不是仙二代百炼飞升录魔临吞噬星空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我的1978小农庄地球上线
相邻小说
聊斋:我竟成了普渡慈航农女福运:绝世女皇商缠绵不休我能把人拉进惊悚游戏乒乓人生废土崛起水晶翡翠白玉汤不好意思我老公也是重生的斗罗:从史莱克退学开始拜托啦大佬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